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TAG标签 | RSS订阅

·快讯:华人书画推广网成功上线 ·快讯:沙二海在赣调研文化产业并提出意见 ·快讯:江西发展网邀请著名画家来赣采风 ·快讯:华人书画收藏商城上线:shop.hrshtg.com ·快讯:华人书画推广网顾问姚继成国内个展 ·快讯:江西书法摄影展开幕700幅作品亮相 快讯:第二届“中国油画新人展”征稿启事
天气预报:
马一浮:“千年国粹,一代儒宗”
2013-12-26 14:18 来源:中国书法美术人物公 作者:佚名 点击:

 

 

 

 

  


马一浮(1883年-1967年),幼名福田,更名浮,字一浮,又字一佛,号湛翁、被褐,晚号蠲叟、蠲戏老人,浙江绍兴长塘(今属上虞)人,一生著述宏富,有“儒释哲一代宗师”之称;周恩来总理曾称他是“我国当代理学大师”;是引进马克思《资本论》的中华第一人,现代著名国学大师、书法家、翻译家、诗人、古文字学家,中国当代“三圣‘之一;时有“天下文章在马氏”之誉。                  
 

1939年夏,抗战期间,马一浮在四川乐山创办“复性书院”,任院长兼主讲,应竺可桢聘请,任浙江大学教授,又去江西、广西讲学;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是第二、第三届全国政协委员会特邀代表。1953年任浙江文史研究馆馆长,1964年任中央文史研究馆副馆长。



马一浮是现代中国思想文化史上的著名学者,在国学的领域,他的学问无人能匹。他也是现代中国唯一纯粹的儒家学者,周恩来称他为“中国现代唯一的理学家”,梁漱溟更是以“千年国粹,一代儒宗”盖棺论之。幼习经史,16岁应县试名列榜首。1899年赴上海学习英、法、拉丁文。1901年,曾与马君琥、谢无量在上海合办《二十世纪翻译世界》杂志,介绍西方文学,1903年6月,赴美国主办留学生监督公署中文文牍,后又赴德国和西班牙学习外语。1904年东渡至日本学习日文。1911年回国,赞同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常撰文宣传西方进步思想。



    

马一浮幼习经史,精诗词,一生著述宏富,有“儒释哲一代宗师”之称,主要有《太和会语》、《宜山会语》、《复性书院讲录》、《尔雅台答问》、《尔雅台答问继编》、《朱子读书法》、《老子道德经注》、《蠲戏斋佛学论著》、《马一浮篆刻》、《庄子笺》、《法数钧玄》 、《蠲戏斋诗集》等。



    



马一浮的书法多山林气,篆刻篆刻崇尚汉印。辛亥革命后,他潜心研究学术,于古代哲学、文学、佛学,无不造诣精深,又精于书法,合章草、汉隶于一体,自成一家,被著名书法家沙孟海称作“中国书法界的泰斗”。他在美术方面也有所成就。
    

马一浮还是一个诗人,他的作品有《超山雨后报慈寺看梅》、《山居销夏》、《闻雷》、《月夜独望》、《病怀》、《短歌行》等。



   如果要说学人书法,马一浮先生无论于学于书,都不可不说。


   论学问,马先生可谓是中闲现代史上一位博古通今、学贯中西的硕儒。他早岁游历美日诸国,精通英、法、德、日以及拉丁文,这在当时已城非常不易,后他又潜心考据、义理之学,研究古代哲学、佛学、文史等,有“儒释哲一代宗师’之称。在二十世纪的三四十年代中.他与梁漱溟、熊十力被弟子们尊为“新濡学三圣”,俗称“三驾马车”。



   马一浮与熊十力、梁漱溟、张君劢合称“中国当代四大儒”。1939年初,马一浮先到重庆,后到设在四川乐山乌尤寺的复性书院担任主讲。复性书院是在马一浮门人陈立夫、陈布雷的推动下,国民政府以行政院院长孔祥熙名义,电请蒋介石指令教育部筹办并拨专款成立的。《书院之名称旨趣及简要办法》云:“书院为纯粹研究学术团体,不涉任何政治意味。凡在院师生,不参加任何运动。”以“复性”为书院名,盖“教之为道,在复其性而已矣”。分设四学:玄学、义学、禅学、理学。学院以主讲为最高,下设“特设讲座”,由熊十力担任。又设“讲友”,相当于名誉教授,聘赵熙、梁漱溟、谢无量、钟泰等先生。抗战结束后,书院迁杭州,以西湖葛荫山庄为临时院址。1948年秋,书院解散。新中国成立后,马一浮移居西湖花港蒋庄。


  


  马一浮对中国古代文学、宋明理学等深有造诣,并倾力写诗、临池。自1913年直至离世,传世诗词3000余首。对篆、隶、草、楷诸书理论都有深邃研究。书法典雅肃穆,气格高古。诸体皆备,尤以隶书、行草造诣为深,享有盛名,兼能篆刻。

马一浮所书墨迹是应和钟山先生诗之作。诗云:山市无宵不看镫,诗来风解小池冰。有生都付忘年境,无事真同退院僧(年来久谢讲事)。黑豆摊书馀蜀刻,黄梅题壁少庐能。门前春水如相见,应上峨眉最上层。乙酉正月既望,浮再拜。

 

  乙酉是1945年,正是马一浮编刻历年自作诗词之时。


  马一浮与鲁迅、周作人兄弟是同乡。光绪二十四年(1898),马一浮应绍兴县试,名列榜首。同时应考者就有周豫才(鲁迅)、周遐寿(作人)。关于此事,周作人在《知堂回想录》中有记曰:“……会稽凡十一图,案首为马福田,予在十图三十四,豫才兄三图三十七。”马一浮的妻子是曾任浙江都督的汤寿潜之女,但婚后3年因病去世,马一浮则终生再未续弦。1901年至辛亥革命前,与谢无量一起赴上海,同学于同文堂习英、法文、并留学美国和日本。后寄居杭州西湖广化寺,精研国学,遍读文澜阁所藏《四库全书》两万余册。


   

  

  中华民国初年,蔡无培任教育总长,马一浮被聘为秘书长。

  丰子恺曾有一篇散文《陋巷》,记述了马一浮先生始终孑然一身、深居简出地生活在杭州那一陋巷的老屋内。马一浮自十九岁那年妻子病逝后.就矢志不再续弦,从此研究理学、佛学,终其一生。虽然他满腹经纶、才学盖世,但他却“不屑于事务’.骨子里有一种超凡隐逸的性格。民国初年,当蔡元培任教育总长时,想到了他的世谊同乡马一浮.特写信邀其担任教育部秘书长。马一浮看在同乡前辈的份上.勉强应命,然而到了南京上任不到三周,即挂职而去。他说:“我不会做官,只会读书.不如让我回西湖。’至一九三0年,时任浙江大学校长的竺可祯以及北大的陈大齐都先后邀请其到大学任教,但均被他一一婉谢。或许他宁愿读书w字,也不愿让所谓的俗务所羁绊。说起他的“迁’似还有一例可佐证,据说马一浮w字自订润例时并声明有“五不t3":一不朽祠墓碑志:二不书寿联、寿序;三不书讣告、行述、像赞。四不书题签和时贤作品。五不朽市招。另外还有立索不书、无介绍不书等等。


   


   1917年始,通读“三藏十二部”佛家经典,参谒名山古刹,广交高僧大德,撰写佛学专著,提出“儒佛互摄说”,所谓“尧舜孔佛是一人”,在佛学界名重一时。李叔同出家,自述受到马一浮影响。1923年后,归于儒家,专研“文艺”。之后曾为丰子恺《护生画集》撰序,为熊十力《新唯识论》作序。1933年,熊十力、梁漱溟到杭州,三人相聚,门人称为“三圣”。抗战时期,曾讲学于浙江大学。

而在书法艺术上,马一浮也同样被称为一代大家,他是一位有真正书名的学者。真草篆隶无一不精,用笔凝练高雅.不名一体,对历代碑帖都有精深的研读。沙孟海曾撰文说:“我们展玩马先生遗墨,再检读他《润戏斋题跋》,可以全面了解他对历代碑帖服习之精到,体会之深刻,见解之超卓.鉴别之审谛,今世无第二人。’曾受过马一浮亲炙的丰子恺更是服膺马先生的学问人品和书艺,称其为“中国书法界的泰斗’。

   

    


  当然,马一浮在书法上有如此高的成就和赞誉,主要还是得自他博大精深的才学。他自幼就聪颖过人,有“神童’之誉。传记中说他十岁时,母亲指着园中的菊花命他做一首麻字韵的五言律诗,他即刻吟道:“我爱陶元亮,东篱采菊花。枝枝傲霜雪,瓣瓣生云霞。本是仙人种,移来处士家。晨餐秋更洁,不必羡胡麻.”母亲闻之叹日:“儿长大当能诗。此诗虽有稚气,颇似不食烟火语。汝将来或不患无文,但少福泽耳。”十一岁时,他的家庭教师郑墨田居然因学生太聪明自己难以胜任而请辞.而在十五岁赴绍兴城参加县试时.马一浮更是名列第一,大出了一记“风头”。因为同次参加这次县试的还有鲁迅兄弟俩,他们在各自小组中.周作人考了第三十四名,兽迅则是第三十七名。此事周作人在《知堂回想录》中钟专文记载:

 

 “……会稽十一全,案首为马福田.予在十金第三一十四,像才兄在三全第三十七。这里须得说明,马福川即系浙江名流马一浮也。’


   


  马一浮的饱读诗书令李叔同也相当佩服,虽然李还年长三岁,但在佛学上,却受到了马一浮很大的tr,响。李曾对学生丰子恺说:“马先生是生而知之的。假定有一个人,生下来就读书,每天读两本,而且读了就会背诵,读到马先生的年纪.所读的还不及马先生的多。’这种话若用简单的算术思维显然是无法理解的,只有亲聆了教诲直接与马先生交过了手后方能体悟。


 同样是这位于学无所不窥、于诗无所不读的马一浮.在书法上也是遍临诸体,无所不擅。他的篆书直接取法李阳冰,隶书则以《石门颂》为宗。有评者谓其篆隶书有很高的造诣,恐怕他本人也自视不低。在为家族题写的《会稽马氏皋亭山先莹记》和为岳丈汤寿潜写的《墓志铭》,他均用了八分隶书。然笔者还是认为他的篆隶书虽写得笔笔梢到、中规中距,但毕竟未跳出古人的案臼,甚至还有些刻板。倒是他写得最多也是最为掖长的行草诗札,生动秀逸.酣畅尽致。流露出一股浓厚的书卷气息。


  

   

  马一浮早年学书以唐碑人手,尤喜爱欧阳父子,二十岁后遍临魏晋南北朝书,植根于钟王诸帖。兼用以唐贤骨法。“取北派之雄杰以充筋骨,而尽变其粗行之而貌,得南宗逸丽温润之韵致,而一洗其姿媚粉泽之态。’所以他的行草书碑帖交融,清稚高古。其结体坚紧,取势侧歌而险劲.但笔画俊迈秀拔自成一格。


     虞逸夫《马湛翁先生书法赞》评马一浮书法有“不可及者四”:“童而好之,老而乐之,终生不废临池,其精进不懈不可及;博习多优,兼擅诸体,独超众类,其多能不可及;结字坚紧,而气势旁达,酣畅尽致,其体用纯备,舒卷自如不可及;兴之所至,心手双忘,往往笔在意先,欲罢不能,其神速不可及”,并有“涩如施漆,骨劲神凝,疾如电拂,弥见其韵。沉着痛快,无复馀撼……典雅肃穆,而又纵逸有飞动之势;熟练精能,独标生新之貌”之词赞,颇为允当。

 

  


  《书庄周语》与《书〈古诗十九首〉之一》,行楷书兼章草意,欹侧纤曲,妙有馀姿。《临右军》一作,虽说是临字,但用浓墨,用笔痛快,显然是他自己的书法风格。

 

 “马氏”书法放笔直取,个性凛然:启笔凌厉,不作“藏头”动作;草法精熟,结字中宫紧凑;收笔干脆而敦厚,多章草笔意。不斤斤于古法,允为大家气象,一如他的学问,大道融通,直抵灵府。


   世人评马一浮的碑帖融合的行草书得自沈寐雯的启发,马自己也曾说:“人谓余朽脱胎寐史.此或有之.无讳之必要,然说者实不知寐史之来踪去迹,自更无以知余书有未到寐雯.甚或与之截然相反处。’不过,比起沈寐臾那过于翻转挑碟的笔法来,我似乎更接受马湛翁的清健超绝而又不失文人气韵的风致。


   同熊十力一样,“文革”中,马一浮被打成“反动学术权威”,所藏书画被焚毁,最后又被赶出蒋庄,寄居安吉路一斗室。他曾愤激呼号:“斯文扫地!斯文扫地!”遂积郁成疾。1967年6月2日逝世于浙江医院,享年84岁。(卢剑利)

 

 

主办单位:全球艺术家联盟 | 运营单位:江西大唐传媒有限公司
艺术顾问:姚继成 品牌顾问:梁中国 法律顾问:张成 张善贵 陈通华 熊伍根

电话:0791-86897811 QQ:13307094888 华人书画推广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